栏目导航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人才培养 > 本科教育 >
董监高“大换血” 尔康制药施自救术
时间:2019-11-2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山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

  财务造假事件发生近两年之后,湖南尔康制药对其高管团队进行了全面调整。

  11月14日,尔康制药(300267.SZ)公告宣布,公司第四届董事会和第四届监事会当日已完成选举,高级管理人员聘任也已完成,公司实际控制人帅放文继续出任董事长。

  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中,除帅放文及总工程师杨海明之外,另外四个非独立董事席位均已换成新人。

  “这是正常的换届过程,上届董监高任期已满,公司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换届选举。”11月18日,尔康制药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称,“同时公司也根据整体经营需要对管理团队进行调整,向专业化职业经理人这个方向去转换。”

  此次董监高层面大调整,似乎向市场释放公司治理结构改善的信号,尔康制药股价于次日涨停。

  不过,泥潭之中的尔康制药,董监高“大换血”之后能否自救?

  董监高“大换血”

  尔康制药是国内药用辅料龙头企业之一,2011年上市之后,其创始人帅放文曾跻身湖南省富豪榜前十。

 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,帅放文及其控制的湖南帅佳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尔康制药41.44%、11.24%股份,位居第一、第二大股东。另外,帅放文妻弟曹泽雄亦持有2.77%的股份。帅放文家族控制着尔康制药55.45%股份,处于绝对控股地位。

  不难发现,尔康制药身上有着深刻的家族式企业烙印。

  此次董事会换届之前,除了董事长帅放文之外,其姐姐帅友文与妹妹帅瑞文亦各占一个董事席位。

  也就是说,在尔康制药的6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之中,帅氏家族成员占据一半;另外3个非独立董事分别为原总经理刘爱军、副总经理王向峰和总工程师杨海明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,帅友文与帅瑞文姐妹两人在公司内部各自分管行政和采购供应部门。

  如今,尔康制药似乎正试图从公司管理和治理的层面淡化家族印记。

  从董事会换届选举的结果来看,除帅放文继续留任外,帅友文与帅瑞文姐妹两人均退出董事会。就在董事会换届前的11月11日,帅放文一致行动人曹泽雄宣布清仓减持计划,拟将所持有的2.77%股份全部减持。

  此外,在财务造假一案中受到行政处罚和公开谴责的刘爱军、王向峰二人亦退出了董事会,且不再担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职务。

  此次提拔进入董事会的张立程、施湘燕、赵寻和程云四位非独立董事,均系尔康制药或旗下公司的高管,并未持有尔康制药的股份。

  其中,张立程系原辅料厂总经理,公司质量管理负责人;施湘燕为尔康制药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;程云为湖南尔康(柬埔寨)投资有限公司董事、尔康生物淀粉董事以及旺康生化有限公司董事;赵寻为财务总监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还发现,在尔康制药新一届董事会和新任高管层中,不乏年轻的80后新面孔。

  比如,被任命为新一任总经理的孙庆荣,生于1986年,2012年进入尔康制药,此前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。此外,副总经理兼研发总监王辉、财务总监赵寻也都是80后。

  “年轻化也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新任董监高多是从生产管理、研发管理、财务管理等一线岗位提上来的,公司正在对生产经营的各环节做整合,对管理层进行优化。”前述尔康制药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进军中医药?

  11月14日,尔康制药新一届董事会“班子”召开第一次董事会议,审议通过增加经营范围及修订《公司章程》的相关议案,拟在原有经营范围上新增中药提取物生产、中成药生产、中医药研发等业务。

  从当前的主营业务来看,尔康制药主要涉足药用辅料、成品药和原料药三个领域,当中的成品药以注射用磺苄西林钠、炉甘石洗剂等西药品种为主,并未涉及中药品种。

  “把经营范围进行了调整,现在只是说有这么一个意向,做了这个规划。后续一旦形成具体安排时,我们会及时进行披露。” 前述尔康制药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称。

  自从“淀粉胶囊的故事”被市场戳破之后,尔康制药这两年试图将经营的触角向成品药、保健食品等外延伸。但无论是涉足中医药还是“蹭”大麻,都难掩主营业务大幅滑坡的焦虑。

  10月31日发布的三季度报告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,尔康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9.49亿元,同比增长26.06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.67亿元,同比下降43.96%。

  增收不增利背后,是毛利率大幅下滑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至2019年三季度末,尔康制药的整体毛利率已下滑至27.11%,相比2018年三季度末的43.12%,下滑幅度超过16个百分点。

  “公司的细分产品结构有所调整,低毛利产品(普通淀粉)占比提升,导致整体毛利率下降比较多。”18日,前述尔康制药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说,“改性淀粉的销售下滑比较严重,这跟公司受到的舆论影响与相关行业政策调整都有一定关系。”

  尔康制药曾经围练着“改性淀粉”及“淀粉胶囊”,向资本市场讲述了一个宏大的故事,号称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。自从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虚构收入被曝光后,这个美丽的故事彻底被戳破,改性淀粉及淀粉胶囊的销路更加困难。

  从2019年中报披露的数据来看,今年上半年,尔康制药的改性淀粉及淀粉胶囊系列产品仅现实销售收入1791.36万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60.55%。除此之外,其药用溶剂产品和药用稳定剂产品也有所下滑,两类产品上半年分别销售7555.66万元、1.53亿元,分别同比下降15.84%、40.03%。

  “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和药用辅料关联审评的政策下,药企业为保证质量稳定性,对原辅料供应商的选择非常谨慎。尔康制药财务造假一事被查实之后,公司形象和信誉扫地,对其药用辅料产品销售很有影响。”11月18日,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  更糟糕的是,尔康制药的成药产品业务板块也遭遇了“黑天鹅”。今年8月,《国家医保目录》(2019年版)出炉,其磺苄西林钠注射液等多个品种被调出了国家医保目录。其中,磺苄西林钠是尔康制药在产的主要成药产品,2018年该品种销售收入达3.28亿元,占公司同期总营收的13.93%,实现营业利润1596.08万元,占公司同期营业利润的4.58%。

  “被调出医保目录后,预计磺苄西林钠的收入和利润会下降,对公司的经营业绩肯定会产生一定影响。” 前述尔康制药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坦承。

  投资者索赔官司未了局

  另一边,财务造假余波仍在持续。

  财务造假被证监会查实并作出处罚后,投资者组成维权大军,陆续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尔康制药赔偿因虚假陈述造成的各类损失。

  根据尔康制药11月15日发布的公告显示,截至11月15日,共有838名投资者原告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,分别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尔康制药就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,累计诉讼金额约5.3亿元。

  目前,法院已对其中820起案件进行了一审判决,判断尔康制药向原告赔偿损失的金额合计7047.55万元,应承担的案件受理费合计87.21万元。

  尔康制药公告称,目前公司已就相关诉讼事项累计计提预计负债7560万元。

  不过,一审判决并不意味着最终结果。

  截至11月15日,有325名一审原告投资者向法院提起上诉,尔康制药方面也就97起一审判决的诉讼案件向法院提起上诉,另有18起诉讼案件暂未进行一审开庭。

  “上述案件在审结之前,对公司本期利润数或期后利润数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。”尔康制药方面称,目前公司已开始就一审判决生效的案件进行赔付。

(责任编辑:王晨曦)

免责声明: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


上一篇:永辉收购中百遇阻 新零售困局凸显
下一篇:没有了

【 字体: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